喵呜鸭

平安喜乐

*郭丞0818生日快乐


“你是年少的欢喜。”


“夏天快乐,我们来日方长。”


【图禁二传二改】【拿图随意】

【澜巍衍生|裴花】临江忆(十九)

*裴花


*朝代架空 勿深究


*古风ABO设定 私设如山 慎入


*OOC 没看过原剧 请见谅


*缉妖司统领乾元裴文德x花家次子坤泽花无谢


*HE 甜向 会有虐情节只为推动剧情


*完结章 高三退圈 心情复杂


花无谢的肚子愈发大了起来,身子也懒懒的不喜动弹。为了腹中孩子的健康,他还是强迫自己每日在裴府的花园里逛逛,或是在院中晒晒太阳。


有了裴相国的示意,一切事情都被拦了下来,花无谢也难得清静了近三个月。孩子月份大了,花无谢感到越来越吃力。同时也越来越担心裴文德的处境。


他说过的最迟三个月一定会回到我身边,这样会不会是计划有变,他会不会出事?


清静的坏处大概就是容易胡思乱想。花无谢越想越心慌,连着肚子里的小崽也不安分。


裴澈已经渐通人事,虽身边人都是裴文德安排的心腹,无人乱嚼舌根。可也耐不住孩子天性使然,总是缠着花无谢问“父亲去哪里了?”。


花无谢安抚住了小裴澈,决定挺个大肚子去牢里见裴文德一面。管家李叔和阿紫唤云好劝歹劝了半天,终究还是拗不过花无谢。


为了以防万一,李叔调了八个近身侍卫保护花无谢的安全,备好了马车嘱咐了所有可能的安全事项,这才满心忧虑的让花无谢出门。


因为花无谢月份大了,阿紫和唤云今日便都跟着他出门了。到了牢里,也是有规矩的。近身侍卫都无法进去,唤云留下来安排妥当,花无谢只得带了阿紫进牢。


大牢里不出意外的潮湿阴暗的气息不声不响的冲了一下花无谢,但他还是稳住了心神,抬手覆上肚子安抚了小崽,带着阿紫向前走。


虽有小卒的开道,但牢里兴奋不已的罪犯们大吼大叫的声音还是吓到了花无谢。花无谢紧紧的抓着阿紫的手臂,故作镇定的往前走,其实已经被愈演愈烈的胎动和耳旁的叫声折磨的后背湿透了。


七拐八拐花无谢强忍的快要昏厥的时候,他总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
裴文德安静的坐在那里发着呆,仿佛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。直到小卒叫了他好几声,他才反应过来。


“无谢!你怎么来了?”裴文德看见扑过来的花无谢,下意识紧紧的搂住他。


“你说好的三个月就回家,我等了你这么长时间,你为什么还不回来!”


“无谢,你听话,回家去。这地方你来不得。”


“我为什么来不得!你在这里待了多久?就这一会儿我为什么来不得?”


眼瞅着两人争执起来花无谢就要动了胎气,阿紫忙插言道:“少爷,少夫人,你们先莫吵了,好像有人往这边来了。”


裴文德眼神一动,第一反应把花无谢往外推,他知道是那些人来了。


三个多月,大鱼终于上钩了,他配合皇上演的这一场戏,对方试探等待了三个月,终于下手了。


可没想到花无谢死死的拽住了他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裴文德,你今日要是敢推走我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
裴文德停了下来,仔细思索了一下局势。大牢通道只有一个,那些人既然进来了,花无谢就出不去,与其如此,不如自己拼了性命护他周全。


如此,用眼神示意阿紫,二人把花无谢死死的护在了角落里。


来者不善,是花家和裴家在朝堂上最大的敌人司马家的人。本为三家鼎立,只因花无谢许给了裴文德,平衡被打破,司马家只能拼死一搏。


而除掉裴文德就是最好的选择,最好的是还能带上花无谢和肚子里的小崽一起送走。皇上早就意识到了司马家的不臣之心,特意找来裴文德陪他演了一出好戏,今日便是收官之际。
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兵器撞击声,裴文德心里略略判断了一下,抬手拆了身上的镣铐,抽出了席子下面藏着的刀。


裴文德武功高强,以一敌十不在话下,只是身后还有个花无谢,不敢太大动作,只得勉强拖住护住,等待皇上的援兵。


不一会儿,来的杀手就躺倒在地上一大片。阿紫死死的挡在花无谢身前,裴文德也不索命,只是堪堪打的他们动弹不得,大概是要留活口指证。


见剩下的人都没了反抗能力,三人才稍稍松了口气。裴文德冷着面问道:“是谁让你们来的?”


“司马大人。”


“作何目的?”


“司马大人的命令,不留活口...”


忽然之间,趁裴文德分心之际,旁边本无力反抗的杀手暴起一击,花无谢下意识冲过去挡开了刀刃,胳膊上却划了很长一道口子,瞬时间血流成河。


裴文德抬手几刀解决了除回话那人以外的所有刺客,死死的抱住花无谢。


“无谢!你做什么!”


花无谢的表情有些痛苦难耐,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:“裴哥哥...我好像要生了...”


“无谢...无谢你撑住...我现在就带你出去...”裴文德顺势打横抱起来护着肚子的花无谢,带上阿紫就冲了出去,圣上的援兵也在此时赶到。


裴文德用轻功带着花无谢回府的时候,花无谢身下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。期间他一直忍着没喊,但手里攥着裴文德的衣服确实越来越紧。


进了府对着李叔喊了句“请产婆”就直接飞奔回院子,把花无谢放回榻上盖上了被子便开始解他的外衣。


唤云心细,平日里东西没少准备,此时也不算太过慌乱。产婆到的时候看到裴文德正红着眼睛握着花无谢的手,口中的一句“坤泽生产血腥气重,怕冲了公子还请公子出去”也没再敢说,只得让他陪着。


这一胎没有裴澈能闹腾,顺顺利利的就出了母体。听到小孩子孱弱的哭声裴文德眼圈红了红,落下了一滴泪。


“恭喜二位,是个女坤泽。”


“无谢,我爱你。”


“只要是你,我愿意。”


-


完结撒花...🌚


退圈原因一个是因为高三没法分心,一个是因为圈子有点乱想避避。


啊临江忆我最爱的一篇写完了,裴花CP我超爱的。


哦对了,妹妹名字叫裴清,取自“冷照兰闺澈,光含绮席清。”前半句有哥哥的名字,后半句有妹妹的名字。


要和大家说再见啦,入坑一年以来很不舍,希望再相见。💓

各位退圈的姐妹看看我!!!


我愿意高价收购各种物料还包邮!!!


谢谢各位了!!!造福社会!!!

小场面小场面,姐妹们都先坐下。


热搜高居不下,肯定是有原因的,我们也别掺和了,顺其自然吧,毕竟今天是国难日禁娱呐。


热搜想搞谁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嘛,下面的控评各个都是祝福白宇lmm百年好合的,怎么就这么和谐这么一致呢?


到最后,拆了CP粉,让脱粉的粉上新的CP;龙哥粉丝趁机抱走,彻底解绑;lmm成了就百年好合情深意重,分了就白宇渣男趁机吸血;最后可不就倒霉了我们家小白菜啊。


想要脱粉走人的,姐妹们不用拦,咱也不稀罕这些人。请期待7.13镇魂一周年的b站直播,指路微博 大学路10号(我不是打广告的


在此给不明真相的姐妹们澄清一下,上午的机场图,是P的,具体证据tag里随便找吧,都有理有据我就不过多解释啦;下午的白宇曼谷图也是假的,帽子是P的,指路白宇 微博 2016-05-05-22:32 白宇秀肌肉的图,一样的身材一样的帽子一样的衣服,旧图重发也是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北北呢。


小场面,我一点都不慌,甚至想回到坑底买的别墅里开个party。🙃

*写给阿忘

 @阿忘 


可爱的阿忘可能不太眼熟我,因为我是最近才开始入坑魔道的,也是最近才开始追《乱春早》这篇文的。


刚开始看的时候,只觉得特别过瘾,一下子看十章,字数很多感觉超级快乐!!后来才知道这是补发的!所以才明白为什么文这么好看热度却不是特别高(在我内心这种神仙文笔早就应该破10k🌚


再来说说文,我个人是非常喜欢古风ABO设定,所以看着非常的过瘾!!而且阿忘车技也很好(咳咳)一口气看完了一百多章,感觉自己瞬间升华(呜呜呜哭泣


这算是我入坑忘羡以来看的第一篇文,当时就很缘分的点开了《乱春早》,发现了一篇神仙文。羡羡真的是写的太像了,羡羡一直都很可爱。阿忘老师致力除虐,羡羡才一直被汪叽保护得很好,所以一直都是单纯性格,算是弥补了《魔道祖师》原著里羡羡迫不得已的改变。


汪叽一如既往的稳啊,只是多了一些勇敢,不再把深情埋藏在心底,而是表现在日常照顾羡羡的点点滴滴,他也学会了诉说啊。


阿忘老师笔下的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角色啊,不再是书里的纸片人,而是性格很美好又有缺陷但致力于修补缺陷的那群可爱的人。


再次表白阿忘老师,最后希望我能看到羡羡揣崽子生崽子以及一系列后续(我好贪心💓

你们看这像不像大狼狗罗浮生x小野猫罗非!!


(视频从空间看到的 侵转删

【澜巍衍生|裴花】临江忆(十八)

*裴花


*朝代架空 勿深究


*古风ABO设定 私设如山 慎入


*OOC 没看过原剧 请见谅


*缉妖司统领乾元裴文德x花家次子坤泽花无谢


*HE 甜向 会有虐情节只为推动剧情


裴文德抱着裴澈进了屋子,坐在花无谢的床边。小裴澈安静乖巧得很,一直默默的守着床上的爹爹。裴文德目光看向阿紫,轻声问道:


“少夫人有孕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
阿紫不敢说谎,脸色变了一下才开口道:“奴婢不敢隐瞒,今日公子回花府用膳时第一次害喜,请了郎中才得知的。”


裴文德点点头,待到郎中来瞧过后确定无事之后才松了口气。他本不想把花无谢当作延续血脉的工具,有了裴澈之后裴家有了继承人便一直小心翼翼的。坤泽难产会要了半条命,裴文德再也不敢冒这个险,何况花无谢是被他放在心尖上护着的人。


花无谢醒来时,看到裴文德抱着裴澈在床前守着,二人的眼中都写满了自责和心疼。花无谢缓缓的抬起手拽住了裴文德的袖子,轻声开口道:“我没事,让糖包回去休息罢。”


站在一旁的唤云这才领走了不情愿的裴澈,房间里只剩下了裴文德和花无谢二人。


“无谢。”裴文德纠结了许久,还是决定说出来,“你要是觉得跟着我受苦了,可以随时回花府。”


花无谢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开口:“你什么意思?我还没责怪你就着急撵我走了吗?”


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,自你过了门之后,发生的种种事情,都是我的过错,我不忍心再看着你在我身边受苦。”裴文德急忙解释道,却被花无谢捂住了嘴。


“哥哥,你听好了。我这辈子、下辈子、下下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,你怎么赶我我都不走,我粘上你了,休想把我轻易打发走!”花无谢盯住裴文德的眼睛,语气认真又带着孩子气。


“哥哥,我知道发生这一系列事情你很自责,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。今日心结都解开了,我们再也不要患得患失了好吗?”


人这一辈子不过数十年光景,倘若一直患得患失,这得失去多少欢乐幸福的时光。


良久,裴文德红着眼眶抱住了花无谢,花无谢紧紧的回拥住他这辈子深爱的人。


他五岁与他初见,十四岁互通心意,十七岁过门,二十岁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,二十五岁腹中有了他们第二个血脉。


大半辈子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,小时候在寒风里被他用披风裹着抱在怀里;闯入缉妖司被一群乾元围住的时候,是他救了自己出来;在宫中赴宴遇险,也是他千钧一发之际替他挡了致命一击;许诺自己的婚约也认认真真的履行,舍不得自己受罪减免了许多不必要的古礼;过了门也从不约束自己,做错了事从不责怪自己。


花无谢有时候想,就这样一辈子和他过下去,该有多好。


可是生活,总是喜欢和他们开各种各样的玩笑。


花无谢有孕五个月时,裴文德因缉妖办事不力,被朝堂之上奸佞弹劾。龙颜大怒,遂下令逮捕缉妖司统领,即刻入狱,等候审判。


花无谢刚开始什么都不知,裴相国把消息封锁的死死的,生怕花无谢的这个性子得知定会动了胎气。因此只对花无谢那边称裴文德奉命远去缉妖,须得几月有余方能回京。


可终究还是架不住奸人挑拨,不知是何人多嘴,花无谢还是在半个月后得知了消息。彼时已是秋初,午后的温度还没有降下来,肚子里的孩子难得乖巧,这些日并未折腾花无谢。


花家由于祖母那层关系,也算是半个皇亲国戚。花无谢身份也不低,若是拿着令牌入宫也是无人敢拦的。


只可惜裴文德之事,终究是惹怒了圣上。花无谢在殿前跪着,旁边的人也无一人出面求情。


虽是入了秋,天气还略有些燥热。花无谢直直的跪在殿前,有些好心的宫人不忍,上前劝说却也是得到他一句淡淡的:“我要面见圣上。”


其实他心里无比的慌,自小基本上被保护得很好,十七岁之前在花府无忧无虑的成长,每天最大的烦恼大概是夫子布置的文章和裴哥哥何时来看他。十七岁后许给了裴文德,即使怀着孕跑到塞外也是遇到了良人,未曾受到伤害。


可这一次,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无能为力。


他可以选择在花府闭门不出,碍着花家皇亲国戚的身份和裴相国在朝堂当中的地位,至少可保他一生平安。


可那是他五岁初见就爱上的人,他怎能容忍他一人守难,而自己却无动于衷。


腹中的孩儿像是感受到了花无谢的心意,轻轻的动了动。花无谢不动声色的抬手覆上了小腹,温柔的开口道:“宝宝,爹爹不能没有你。”


“可我同样也不能没有他。”


最终还是皇上身边的,曾经看着花无谢长大的老人张公公,从殿中出来搀住花无谢,苦口婆心劝道:“花二公子,你且起来吧。你受得住,腹中的小主子可受不住啊。”


花无谢见到了熟人,这才稍稍露出焦急的表情:“张公公,无谢求求你,让我见皇上一面吧。”


僵持不下,张公公没了法子:“公子且先起来,老奴帮您去说行吗?”说罢,见花无谢没有反应,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,转身回了殿内。


良久,张公公满脸愁容的出来了,望着花无谢焦急的目光,开口道:“花公子,人既已入狱,定是不可求情便饶恕的,还请花公子回去吧。”


说罢,悄悄靠近花无谢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:“公子请随我来。”花无谢一愣,知道这是宫中人多眼杂,有些话不可明面上说出,只好表面一副说辞背地里一副说辞。


如此看来,裴文德入狱这件事,倒是另有隐情。


花无谢疑惑着被张公公搀扶到了偏殿,待到奉上了茶才道:“公公领我来这里作甚?”


张公公一脸高深莫测道:“公子且稍等片刻,便会心想事成。”话毕,不容花无谢再问便转身离开。


花无谢候了许久,直到殿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他还在发着不合时宜的呆。


门被推开的那一刻,花无谢是震惊的。门口的裴文德穿着普通的单衣,平日里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有些凌乱,眼睛里夹杂着血丝一看便知是几日都没有好好休息了,连胡茬都冒出来了许多。


看见裴文德的第一眼,花无谢的眼眶就红了。他从小仰慕到大的人,如今正以一种无比狼狈的样子站在自己面前。


而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
裴文德顾忌着宫里人多眼杂,转身关上了门后却愣在了原地。


刚刚被宫里人传话到大牢的时候他是震惊的,他深知父亲会瞒住花无谢,至少让他安心生产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曾经护在身后的人,如今为了自己也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
花无谢怔怔的看着裴文德,眼睛里的泪水再也圈不住,携着多日以来的担忧恐惧以及心疼,倾泻而下。


二人无声的看了对方许久,最终还是裴文德大步上前紧紧的拥抱了泣不成声的花无谢。已经颇有规模的肚子抵上了裴文德的腹部,小崽也轻轻触了一下自己的父亲。


“哥哥,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为何会被突然...”花无谢微微颤抖着开口。


“无谢,我无事,你莫再担心。”裴文德紧了紧怀中的花无谢,“有些事情,知道了不如不知道。你放心,最迟三个月,我一定回到你身边。”


“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?我不要你自己一个人扛着!”花无谢情绪有些激动,又被裴文德死死按下。


“无谢,听话。有些事,我必须把你护在身后。”


喵呜——


失踪人口回归(对不起大家


坑不会弃!!高三狗写文不容易!希望大家多多理解(鞠躬


这章没记字数,写到哪算哪,大概比之前的字数都多(PS:本章属于复健产物,文笔恢复中大家见谅,已经尽力修改了🌚


学校调整了放暑假时间,暑假结束前(7.17)我一定把临江忆完结(相信我💓

*高三狗学校补课太诡异了


*我今天再码一篇临江忆吧


*坑是绝对不会坑的 坑了大家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


*更新缓慢 感谢大家所爱

【澜巍衍生|裴花】临江忆(十七)

*裴花


*朝代架空 勿深究


*古风ABO设定 私设如山 慎入


*OOC 没看过原剧 请见谅


*缉妖司统领乾元裴文德x花家次子坤泽花无谢


*HE 甜向 会有虐情节只为推动剧情


*甜心爱人 @Saturnus 


*娘家人 @酒酿圆子  @雪淡枫清🌨  @么么么么么么鹅🦢  @长情  @二爷的扇子  @z鑫纯Cecilia  @呆呆脸  @肾虚咕咕萱 


春去秋来,寒来暑往,小裴澈一天天的长大,除了眉眼中那一股抹不去的英气,可谓是处处不像裴文德。裴文德也不恼,毕竟自己年幼母亲便过世,他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个年少老成的模样,怎能要求整天被花无谢捧在手心里的裴澈同他一般。


裴文德一向顺着花无谢,花无谢偷偷背着他带着裴澈胡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只不过在两人疯了一圈回来。脸上都是种花种草惹得泥点子之时把花无谢拎去洗脸罢了。


裴澈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,花无谢刚过二十就有了裴澈,自己还是个小孩心性,自然是惯的无法无天。裴文德也没什么意见,只是默默的看着,不让裴澈过于没规矩而已。


两个人还是在裴澈五岁的时候爆发了一次争吵,起因是裴文德趁着花无谢回花家,压着裴澈在院子里练功。五岁的小孩子哪里受的了练基本功的苦,碍于裴文德的冷面一直小心翼翼的忍着罢了。花无谢回府的时候,就被哭的可怜兮兮的裴澈死死的抱住,花无谢吓了一跳,还没问怎么回事,裴澈就被裴文德拎着后领拽了回去。裴文德便走还边金贵的开了口:“裴澈,我看你是长本事了,学会告状了是吧。再去院子里给我扎两个时辰马步,否则晚上不许吃饭。”


花无谢满头雾水,但还是从话里听出来了事情的起因经过,忙跟着裴文德到了院子里,出手解救了落入虎爪的裴澈,护在怀里。


“糖包还小,不想练就罢了。小孩子哪有这么早就练武的,身体还没长全呢,伤着了怎么办。”


裴文德冷冷的撇了一眼缩在花无谢怀里的裴澈,面无表情的开口道:“我五岁的时候寅时就起来练功了,风雨无阻,他娇生惯养的,别人都担得住的事情,他凭什么做不到?”


花无谢无言以对,裴文德带着寒意盯着裴澈说了句:“跪下。”裴澈浑身一颤,但还是依言乖乖的跪下了。花无谢还没拦,就听见裴文德站在身前不带感情的开口:“裴澈,你逃避练功,还找你爹爹护着你,你可知道,你是我裴家的继承人?”


裴澈点了点头,缓缓低下了头。“裴家的家训,忠义二字排在首位,你告诉我,你如今不练功,将来不习武。如何担得起忠义二字?如何护的住这天下苍生?”


花无谢听着忠义二字,想起来了裴文德当年因为救他而被裴相国惩罚的时候,他被忠义二字压的无法反驳。当年护不得裴文德,如今也护不住裴澈。两个他心尖上的人因为一句轻轻的“天下苍生”一声“忠义”而都要领罚。花无谢忍了再忍没忍住,红着眼眶看向裴文德:


“你们裴家都是为了护天下苍生而生的是么?因为一句风轻云淡的‘忠义’,因为所谓的‘天下苍生’,你们都没有考虑过身边的人吗?”


裴文德被花无谢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慌,知道他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,放缓了语气:“裴澈有违裴家家训,罚跪一个时辰,跪完了再回去。”


其实这算罚的轻了,只跪一个时辰,裴澈都已经乖巧叩了头领罚,花无谢却像是被别人踩了尾巴似的炸了毛。也没顾阿紫在旁边拦着,执意和裴澈跪在了一起,裴文德吓了一跳,赶忙伸手去扯花无谢:“你做什么?我又没有罚你。”


花无谢满眼泪水却不敢在裴澈面前表现出来,强压着看向裴文德,跪的规规矩矩:“无谢没有教育好裴澈,自当领罚。”裴文德被花无谢气个够呛,他知道花无谢犟脾气上来谁都拦不住,只好一甩袖子回了房。心知旁边有阿紫和唤云看着,她俩有分寸,问题应该不大。


裴文德回了房后坐立难安,好容易静下来想想以后裴澈的教育问题,就听见唤云推门就来:“少爷,少夫人好像身体不太舒服,脸都白了。”


裴文德不听唤云说完就冲了出去,只见花无谢鬓角被冷汗打湿,脸色苍白的靠在阿紫身上,期间还不忘安抚受了惊吓又要哭的裴澈。看见裴文德出来,花无谢挣扎着拽住裴文德的衣角说道:“裴澈他还小,他跪不得的,你让他起来吧…”裴澈终于在旁边吓得大哭,也抱住裴文德的腿哭喊道:“父亲…父亲…澈儿求您了…您让爹爹起来吧…他好难受的啊…”


两个人眼睛几乎长的一模一样,一哭起来都是双眸含泪,楚楚可怜。裴文德最招架不住的就是花无谢哭,如今两个眉眼相似的人一起跪着哭他早就受不住了。打横把脸色不好的花无谢抱起来,又让裴澈起来,唤云去请了郎中,一时半会儿还到不了。裴文德看着欲言又止的阿紫,开口问道:“无谢到底怎么了,他身子还没弱到跪这一会儿就受不住了。”


阿紫跪在旁边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夫人…已经有孕两个月了…”


这句话仿佛惊雷炸在了裴文德耳边,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花无谢。两个人有了裴澈之后,裴文德由于当初被花无谢难产的时候吓个半死,说什么都不再让他怀孕。雨露期也是有保护措施的,两个月前的话,算起来可能是那次裴文德有些醉酒没留意种下的。


裴文德手有点抖,花无谢难产之后身体一直养着,虽说已经差不多了但坤泽体质还是摆在那里的,他竟然让花无谢跪在地上快一柱香的时间。


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对花无谢这么凶,为什么待到花无谢被自己娶进了门,先是误会怀着身孕只身一人跑到了草原,生产之时还经历了难产,再是现在怀着第二胎被自己罚跪在地上,弄的动了胎气。


裴文德仔细的反省了自己的所作所为,决定待到花无谢身体好一点了和他深谈一次。唤云请了郎中回来,顺便提了句:“少爷,我看小少爷还在房门外跪着呢,您要不要去看看他。”


裴澈的犟脾气,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的。裴文德吩咐阿紫唤云照顾好花无谢,自己出了房门看到跪在门口规规矩矩的裴澈。裴澈年纪还小,情商却很高,看到自己爹爹身体不适,想着是被自己拖累的,便执意在房间外跪着,也不打扰房内的两人。


裴文德想了想,自己这些年对裴澈是太过苛责了。只因当初花无谢生他的时候难产,便把所有过错记在了不知事的孩子的身上,却没有反省过自己,到底是谁让花无谢误会跑去了草原。


想着,裴文德叹了口气,把裴澈搂到了怀里。裴澈身体微微颤抖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爹爹不会有事的对吗…”裴文德紧了紧怀抱,安抚道:“不会有事的…糖包不要担心了…”


裴文德对裴澈的称呼一般都是直呼其名,不像花无谢整天糖包糖包的腻歪叫着,如今终于叫了昵称,无意间缩小了两人之间的嫌隙。


“澈儿,之前是父亲不好,一直对你太苛责了,不要怪父亲好吗?”裴文德难得温柔的开口,裴澈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父亲一直是爱我的…父亲您别多想…”


如此善解人意的孩子,像极了花无谢。裴文德把裴澈抱起来,进了房门。



喵呜——


啊父子嫌隙终于解开了(裴老男人太冷漠了


高三狗暑假要补课(是我太天真


更新放在平时吧 周末有时间的话就写一篇 肯定不会弃坑的 大家放心🙃

【澜巍衍生|裴花】端午安康

*澜巍衍生


*裴花


*临江忆番外


*端午节小甜饼 短


*甜心爱人 @Saturnus 高考加油!


花无谢回到京城后,先是带着孩子回了趟花家。老祖母激动的不行,抱着小裴澈亲了个够,旁人怎么劝都不行。


小裴澈和花无谢小时候一样,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讨喜又可爱,遇到不熟的人也会咯咯笑,花无谢还时常担心这傻小子被陌生人拐走了都不知道。


小裴澈结合了裴文德和花无谢的相貌,还没长开的小家伙不笑的时候眉眼之中透露着一股英气,笑起来竟和花无谢小时候相像。裴文德平日里对花无谢疼爱有加,对自己的儿子却严父形象。某次小裴澈午睡的时候闹腾吵醒了花无谢,花无谢迷迷糊糊的刚要哄,裴文德便出面把孩子扔给了乳母。花无谢被裴文德气笑了,要回了孩子又搂着睡觉,期间还嘟囔了一句:


“多大的人了,还和自己儿子置气。”


裴大统领悄悄地在心里给小裴澈记上了一笔,决定等他长大了再好好算账。


不知不觉端午临近,花无谢某天又一大早就消失了。阿紫和唤云又被吓得一身冷汗:


“少爷…少夫人…又出门了…”


裴文德面容淡淡,说了声:“知道了,我派隐卫跟着他呢。”说罢便把嘴里喊着“爹爹”的小裴澈抱了起来,搂到怀里。


“你爹爹不要你了,你以后跟着我过。”裴文德有点恶趣味的冷声逗小裴澈玩。然而小裴澈迷迷糊糊,听着裴文德冷冷的声音,怔怔的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。裴文德心下感叹,这孩子这么小眼睛便能看出花无谢的雏形,以后一定是个美男子。


“呜呜呜…爹爹…呜…”三秒钟之后,受了惊吓的小裴澈一撇嘴就哭了。大颗大颗的泪珠开始往下掉,红红的眼睛像极了花无谢委屈的模样。裴文德来不及反应,只好放柔声音:


“诶…你别哭啊…你怎么比你爹爹小时候还爱哭啊…”


花无谢小时候乖巧得很,一哄就好,可是小裴澈脾气倔得很,不依不饶的越哭越凶。裴文德没了法子,把孩子递给了乳娘。乳娘早已经习以为常,仗着年龄半打趣道:


“统领以后还是不要再逗小少爷了,您每次又哄不好他。”


裴文德:“…”


过了晌午,花无谢才满头大汗地跑回来。裴文德见怪不怪的给花无谢倒了杯茶,花无谢拿起就一口气灌完了。


“去哪了?瞧你热的满头大汗。”裴文德递上一块方巾,花无谢笑着打趣:“大统领可真是越来越温柔了,这方巾之前可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哦。”又得寸进尺满脸促狭的凑近低声道:“你是不是背着我和谁家姑娘…”


“没有的事,你整日脑子里都在想什么。”裴文德笑着拍了下花无谢的头,带着点无可奈何的语气,“你还没告诉我你去哪了。”


“我拿着你给的令牌出城了,前些天听张妈说城郊有艾草。又不花钱,跑一趟而已,顺便解闷啦。”花无谢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。


“端午安康。”裴文德颇为正经的来了一句,花无谢纳闷的看着他。


“好端端的说这个作甚…”“没什么,只是希望你能平安康健。”


原来裴文德还在担心后怕当初花无谢难产时候的九死一生,他对小裴澈的态度一直淡淡的,不亲密也不疏远。现在想来应该是花无谢难产差点要了半条命的结果。


花无谢机敏,很快便察觉到了裴文德语气的不对,善解人意的搂住了裴文德的脖颈:“哥哥,糖包是我们的孩子,是我们的亲生骨肉。生孩子这件事本就是我不好,我不该一时任性跑去了塞外又胡思乱想,否则糖包不会那么难生的。哥哥,你不要再介意这件事了好不好?”


“没有人会比你重要,无谢。”裴文德沉声说道,“我只爱你一人。”


花无谢没忍住,吻上了裴文德的唇。


粽香四溢,端午安康。


-


祝各位姐妹端午安康💓


希望各位考生能够稳住别慌(🌚


我被全国卷数学吓到文笔思路全无(哭了


所以抱歉甜饼有点短(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