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呜鸭

平安喜乐

【澜巍衍生|裴花】临江忆(十九)

*裴花


*朝代架空 勿深究


*古风ABO设定 私设如山 慎入


*OOC 没看过原剧 请见谅


*缉妖司统领乾元裴文德x花家次子坤泽花无谢


*HE 甜向 会有虐情节只为推动剧情


*完结章 高三退圈 心情复杂


花无谢的肚子愈发大了起来,身子也懒懒的不喜动弹。为了腹中孩子的健康,他还是强迫自己每日在裴府的花园里逛逛,或是在院中晒晒太阳。


有了裴相国的示意,一切事情都被拦了下来,花无谢也难得清静了近三个月。孩子月份大了,花无谢感到越来越吃力。同时也越来越担心裴文德的处境。


他说过的最迟三个月一定会回到我身边,这样会不会是计划有变,他会不会出事?


清静的坏处大概就是容易胡思乱想。花无谢越想越心慌,连着肚子里的小崽也不安分。


裴澈已经渐通人事,虽身边人都是裴文德安排的心腹,无人乱嚼舌根。可也耐不住孩子天性使然,总是缠着花无谢问“父亲去哪里了?”。


花无谢安抚住了小裴澈,决定挺个大肚子去牢里见裴文德一面。管家李叔和阿紫唤云好劝歹劝了半天,终究还是拗不过花无谢。


为了以防万一,李叔调了八个近身侍卫保护花无谢的安全,备好了马车嘱咐了所有可能的安全事项,这才满心忧虑的让花无谢出门。


因为花无谢月份大了,阿紫和唤云今日便都跟着他出门了。到了牢里,也是有规矩的。近身侍卫都无法进去,唤云留下来安排妥当,花无谢只得带了阿紫进牢。


大牢里不出意外的潮湿阴暗的气息不声不响的冲了一下花无谢,但他还是稳住了心神,抬手覆上肚子安抚了小崽,带着阿紫向前走。


虽有小卒的开道,但牢里兴奋不已的罪犯们大吼大叫的声音还是吓到了花无谢。花无谢紧紧的抓着阿紫的手臂,故作镇定的往前走,其实已经被愈演愈烈的胎动和耳旁的叫声折磨的后背湿透了。


七拐八拐花无谢强忍的快要昏厥的时候,他总算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
裴文德安静的坐在那里发着呆,仿佛外界的一切都和他无关。直到小卒叫了他好几声,他才反应过来。


“无谢!你怎么来了?”裴文德看见扑过来的花无谢,下意识紧紧的搂住他。


“你说好的三个月就回家,我等了你这么长时间,你为什么还不回来!”


“无谢,你听话,回家去。这地方你来不得。”


“我为什么来不得!你在这里待了多久?就这一会儿我为什么来不得?”


眼瞅着两人争执起来花无谢就要动了胎气,阿紫忙插言道:“少爷,少夫人,你们先莫吵了,好像有人往这边来了。”


裴文德眼神一动,第一反应把花无谢往外推,他知道是那些人来了。


三个多月,大鱼终于上钩了,他配合皇上演的这一场戏,对方试探等待了三个月,终于下手了。


可没想到花无谢死死的拽住了他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裴文德,你今日要是敢推走我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
裴文德停了下来,仔细思索了一下局势。大牢通道只有一个,那些人既然进来了,花无谢就出不去,与其如此,不如自己拼了性命护他周全。


如此,用眼神示意阿紫,二人把花无谢死死的护在了角落里。


来者不善,是花家和裴家在朝堂上最大的敌人司马家的人。本为三家鼎立,只因花无谢许给了裴文德,平衡被打破,司马家只能拼死一搏。


而除掉裴文德就是最好的选择,最好的是还能带上花无谢和肚子里的小崽一起送走。皇上早就意识到了司马家的不臣之心,特意找来裴文德陪他演了一出好戏,今日便是收官之际。


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兵器撞击声,裴文德心里略略判断了一下,抬手拆了身上的镣铐,抽出了席子下面藏着的刀。


裴文德武功高强,以一敌十不在话下,只是身后还有个花无谢,不敢太大动作,只得勉强拖住护住,等待皇上的援兵。


不一会儿,来的杀手就躺倒在地上一大片。阿紫死死的挡在花无谢身前,裴文德也不索命,只是堪堪打的他们动弹不得,大概是要留活口指证。


见剩下的人都没了反抗能力,三人才稍稍松了口气。裴文德冷着面问道:“是谁让你们来的?”


“司马大人。”


“作何目的?”


“司马大人的命令,不留活口...”


忽然之间,趁裴文德分心之际,旁边本无力反抗的杀手暴起一击,花无谢下意识冲过去挡开了刀刃,胳膊上却划了很长一道口子,瞬时间血流成河。


裴文德抬手几刀解决了除回话那人以外的所有刺客,死死的抱住花无谢。


“无谢!你做什么!”


花无谢的表情有些痛苦难耐,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:“裴哥哥...我好像要生了...”


“无谢...无谢你撑住...我现在就带你出去...”裴文德顺势打横抱起来护着肚子的花无谢,带上阿紫就冲了出去,圣上的援兵也在此时赶到。


裴文德用轻功带着花无谢回府的时候,花无谢身下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。期间他一直忍着没喊,但手里攥着裴文德的衣服确实越来越紧。


进了府对着李叔喊了句“请产婆”就直接飞奔回院子,把花无谢放回榻上盖上了被子便开始解他的外衣。


唤云心细,平日里东西没少准备,此时也不算太过慌乱。产婆到的时候看到裴文德正红着眼睛握着花无谢的手,口中的一句“坤泽生产血腥气重,怕冲了公子还请公子出去”也没再敢说,只得让他陪着。


这一胎没有裴澈能闹腾,顺顺利利的就出了母体。听到小孩子孱弱的哭声裴文德眼圈红了红,落下了一滴泪。


“恭喜二位,是个女坤泽。”


“无谢,我爱你。”


“只要是你,我愿意。”


-


完结撒花...🌚


退圈原因一个是因为高三没法分心,一个是因为圈子有点乱想避避。


啊临江忆我最爱的一篇写完了,裴花CP我超爱的。


哦对了,妹妹名字叫裴清,取自“冷照兰闺澈,光含绮席清。”前半句有哥哥的名字,后半句有妹妹的名字。


要和大家说再见啦,入坑一年以来很不舍,希望再相见。💓

评论(12)

热度(111)